大概勝出的是你 .

written @ 7:03 pm on 02.05.04

是那個下雨的下午;她和她擦身而過。

因為她那樣的笑著所以她那樣的妒忌著。她突然發覺自己不喜歡別人那樣的幸福著。她討厭她懊惱她自己。一剎間所有的回憶都湧上了心頭。從前的她不是這個樣子的。她不能原諒這個自己--那一個她根本沒有做過甚麼就無辜地被討厭著。只是因為她幸福的笑著。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了。原來那個她正在走著的,是她自己人生的路--那一條跑道上根本不容釵o回頭。她是多麼的努力的跑著走著希望自己能得到她的幸福。

一直以來她都沒有回頭。
因為一回頭,便會輸。

她跑了很久很久,結果,卻得不到她所期盼的幸福。所以,有很長的一段日子,她變得很憤世嫉俗。

有一天,就是那個下雨的下午,她清醒了。回頭望了那一段血路,一眼。她知道她要輸了。但為甚麼跑道上會有血的呢?她問。

原來,她那久未癒合的傷口早已發炎了。流著血。驀然間,她知道自己再走不下去了。因為,如果要她承受那樣的自己,她寧可選擇自動投降。不過是棄權罷了。她想。那總好過要她厭惡著厭惡別人的自己。

棄權後。也就是那一個下雨的下午之後。她的人生,好像快活了一點;縱使不可以再跑了,但她可以自己一個人過她停下的日子了。等傷口結疤。

她謝謝雨。就是自那一個下午後,她不再像從前那麼的喜愛打傘。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