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you, la 姐 .

written @ 2:11 am on 15.05.04

哭完後有 la 姐從加拿大打來的長途電話。不停口成個鐘後我就無咁痛。唔該 la 姐。

吨@打o黎我第一句就係:「我m痛呀!∼」笑死吽C

p.s. 那一組死亡數字。很怕呀。

 

洗碗記 .

written @ 10:52 pm on 14.05.04

剛剛我一邊洗碗一邊哭。

不是不想洗碗,只是我今天m痛呀。真的很痛。而且今個星期我洗了五晚碗,有三天是沒有吃飯但要洗的。我不知怎樣告訴你我們一家人一壎峖h少碗,就是只有三個人吃飯,可愛的爸爸都會用盡他見到的碗(而很多時都是爸爸煮飯的)。還有就是他用過的 utensils 他都會放著等你洗。像打完仗一樣。

吃飯時媽媽叫我替她"不"湯。我近況哀求的小聲地說:「妳可不可以自己 "不"?」

她一動也不動。開始怪我平時不好好照顧自己所以m到才會痛。最後我沒有再多說話,也有"不"湯給她。我想起,是媽媽嘛。

痛到很利害,我彎著身子執碗洗碗 "dum" 垃圾。洗著碗時不禁流略F。我真的很痛呀。我差點想放下所有碗走入房等明天家務助理來時叫她洗。但最後我都洗完,因為我驚大家姐回來會發脾氣。

其實今天早上輸o左波後,心情一直很低落,所以才會這樣子都哭吧。我不是不想洗的。真的。雖然現在洗完了。心情也沒有太大改善。

很痛呀。

p.s. 小白∼生日快樂!∼∼∼

the fuxkin' LAKERS .

written @ 1:56 pm on 14.05.04

主場。

0.4 秒俾個魚佬(fisher)死好彩入波。

輸一分。

your bossssssssssssss!!!!!!!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