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ritten @ 11:27 pm on 12.07.04

我不知原來還是可以這樣難受的。

我忍著痛去睡。叫自己想那些掛念我的人愛我的人為我流的瓷C只是那一個傷口仍在淌血。無聲無色的,一滴一滴。

然後,燈滅了,我為自己流瓷C妳說,如果會忘記是會在不經不覺之間的。現在,我知道那不知不覺還是很遙遠。在我未看得到的將來。

我看不起自己。
還有人會看得起我麼?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