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橙 .

written @ 12:49 am on 16.03.05

妳說我不明白。所以昨天晚上我很努力地在那一個虛構的世界中要妳知道我是明白的。

和妳談著我明白原來所有的記憶都不可被撕碎,我們只可以等待那一片一片自我重組,要我們每一個人再一次經歷那片段帶來的餘震。

那一刻的感覺,那一幕幕我要怎樣記下呢?也閉O甚麼。卻也閉O甚麼也不是。我想起了那時一個人在倫敦巴士上流的瓷A像血在淌。心情爛得像壞掉的橙,只想盡快的把整個人都棄掉。早已不記得有多少天我是那樣的討厭我自己了。很晚很晚,我一個人,在巴士裡,厭惡著那可憎的自己。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