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法子 .

written @ 1:55 am on 28.06.05

很軟弱。快倒下那般。

只能把整個人浸淫在回憶裡--那氣味那夏雨那夜車--所有的種種是清晨的露珠,一息間中被變走了。

沒有了。誰能交出它們曾活著的憑據?

走了,卻又回來了。那點點,點點,又重生了。

沒有結束,也沒有開始的,叫綿綿。

p.s. i dun hv to cry over split milk. just let it go.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