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中的科學 .

written @ 11:56 pm on 24.08.05

爸爸的腳又有事了。看著看著,我很難過。心裡有著說不出的苦澀。如果我是科學家,我會發明燒鵝味的蔬菜肥膏味的水果。我不想他吃沒有益的東西。只是罵他後我很害怕那是最後一句話。

你教我怎承受最後呢?最後的然後又可如何?結果是沒有了的話要如何走下去呢?想一想就覺心酸。我們每一個人,走到最後,也只剩自己吧?

究竟怎麼樣的自己才可以做到想像中的自己呢。一分為二,結果,做到了一半,另一半卻失散了。最後的然後,只可以,對著那一半,獨自惆悵傷心。一半的自己,痛著,背負著整個軀殼,叫自己走下去。只是然後,那一半都走了。走不下去了。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