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不下的怨 .

written @ 1:04 am on 07.04.06

在一個被蚊子叮了,又叮的晚上,她哭了。沒原因的,想起從前的日子。她一個人在哭。究竟為甚麼要從身體抽出那些水分呢。她不明白。那不像血,無色無味。何時才能告訴別人她不痛不癢呢。

抽搐的靈魂向我呼叫,著我放手。甚麼時候我變得如此麻木不仁呢,看著她,一步一步,步向死亡,我卻不作聲的,在等待。等待叫人折騰了一晚,然後明天,明天的明天,她還未得救。問題太多,答案太少,這樣的人生,多麼荒謬。原來答案是奢侈品。我該拿些甚麼去作交換?我的一生,好像還未夠。得付多少代價,才能揭開真相?

又被叮了。

是的,被動的我,又怎何抱怨。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