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覓 .

written @ 4:37 pm on 14.02.08

舞舞舞吧。

是有一點震撼。那自我尋覓的過程,到底還要捨棄放下多少,才可以完成。如果那尋得見的出口只可以是另一個旅程的鑰匙,重整過後的人生是不是可以非常安穩?然後我們又要尋找那所謂安穩的定義。究竟甚麼才是最後的最後?

無緣無故地在街上哭起來。在邊緣徘徊,是不是,已經到了所謂危險的程度?

舞舞舞吧。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