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我相忘 .

written @ 7:19 pm on 05.06.09

星期六和大軍到文化博物館聽攝影講座,講者的話都很「襌」。我常常覺得藝術家本身的感傷神經與普通人並不相同,你所見不是我所能見,即使我多盡力也是徒然,不是你想不想而是你能不能。

那天的講座令我想起了在大學上美術史時我曾經做了一份 Presentation,是關於西方音樂及美術的 Parallelism(中文:應對,但這一詞不浪漫啊!)。讓大家從西方美術的進程更了解西方音樂的背景及轉變,我想我真的很喜歡讀歷史,嘿嘿嘿!

因為不想被工作封閉,從歐洲回來後,隔星期我都會到不同的藝術展覽逛,希望這轉變不會是三分鐘熱度吧!

p.s. 沒有了電腦的生活也比想像中充實!可以不停地追劇!哈!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