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ritten @ 1:14 am on 15.01.04

睡得不好,累得快要倒下來。

早上上八點半,一回到那兒我知道我不可能走這一科時,我坐在那裡只想哭。

因為未來的一季不可以教公公婆婆了。
該怎麼辦呢?
我真的很想繼續教呀。當我肯定這一課是一定一定走不了時,我整個人也很失落。而昨天晚上只睡了兩個多小時,真的覺得很沮喪呀。

上完堂我就去搵黃生。劭地星期五就去加拿大了,我要趁這幾天多賺一點過肥年。補完我就飛返屋企睡覺,一睡不起下我遲了去唱歌仔呀,總覺得對不起阿詩呢。

再加上一睡醒係唱唔到歌的.....唉............

之後去了飲o野,我有d想試迴轉火鍋呀。

昨天晚上她哭著打來,然後我也哭了。而今天晚上我自己走回校,有一刻我真的崩潰了。我在想我和他是不是沒有分別的呢。然後我打給他,他聽不到。但後來他打回給我我又沒有告訴他了。我本來想對他說是我有一點明白他了。然後他會說:「那是妳自己以為罷了。」

我和他是不是都是同樣的殘忍呢?
會崩潰了是我真的覺得自己很過份。
所以我知道我不會狠他的。
因為其實我自己也只可以是那樣吧。

回到家後我在找可以學剪頭髮的地方呀。我話過要學剪頭髮嘛。講過o既o野我係會做的。呵呵呵。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