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支針 .

written @ 1:26 am on 18.07.03

今天的工作就是去那個甚麼上市鞋廠的業績發佈會。

因為係第一次,我覺得很得意,真的不悶呀。
但那個太陽真的很毒呀,走了一壇都像是要了我們的命,真的很難想像一天走三壇o野的記者會是怎樣呀(早上一壇晏晝兩壇)。只能說,他們都是超人。都是不會累的。

要是做日報嘛,就是走完三壇再要趕六時前交稿排版,諗起都有少少心寒,仲要朝十晚十,都咪話唔驚呀。所以,都係唔好做報紙囉。

然後六點半放工時我玩即興約了很久沒見的謝生。
我同謝生去o左沙田,今日係香港九龍新界都去齊喇。

沙田都真係會撞死人的,哈哈哈,就是撞完一個又一個喇!原來個個都來了沙田。
然後俾也在沙田的米米老點了我們去吃值負分(仲要係負得好勁果隻)的擔擔麵,太難食喇,真的好難受呢!

我同謝生都一路食一路怨,沒有花生醬的擔擔麵點可以叫做擔擔麵呀?仲有好難食o既豆沙粉團--我是叫豆沙鍋餅的呀!
但那才不是餅,只是一舊舊粉團!!!

really un頂dable 呀,唔知點解會去o左果度囉,早知係咁我就聽謝生話去坅峊灝d下食,係就係遠d(邊境隔離),但一定唔會一路食一路跌落深淵囉。

行行下中途撞到薰薰,坁峈艟鴗S黑o左好多喇,無咁似薰薰 lu。

送了謝生去麗都我就自己行o左一陣街,又再撞到薰薰同吨k朋友仔。之後我過o左大圍見瘦骨牙(你o既新名呀,哈哈哈)。
um....好心你咁死瘦就唔好著深色衫喇,好恐佈囉,都唔知你有無百一磅(註:快生係有五呎十一的)。

今日我諗如果方杰杰係一號針咁快牙就係二號針而鵬鵬鵬就係三號針。
即係方杰杰係最幼o既,哈哈哈。
不過總括而言三支都只可以係針,連牙簽都做唔到。
 
咁瘦都真係幾恐佈。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