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ubic bitterness .

written @ 11:55 pm on 29.11.03

我告訴你我這幾天食過多少朱古力你會嚇親的。

不停的吃甜,是以為它可以把苦沖走。

但其實那只是自我催眠。
那有一樣東西是可以完全取代另一樣東西的呢?
除非,那一樣東西是可以徹底地消失的吧。

不會的。
就是化成灰燼那一粒粒一點點也還是會在心頭佔了一個空間。
無論那空間多小多細我告訴你那也是一個空間。
也是立體而實在的存在著。

不會消失。

 

口快快出事 .

written @ 10:44 am on 29.11.03

我突然想,這些年來,你有沒有和我說過對不起呢?
好像真的沒有。

你,是不會覺得自己有錯的。
錯的只是我。

p.s. 我唔小心講錯o野得罪o左個 yr 1,呇b他的日記話我唔識尊重別人。但其實,我以為妘ㄔs熟又玩得先講的。你o地識我都知我只會口快快o架喇。點知呇n唔開心呀。仲用o左好多好多字同我講(我唔知叫話我定叫乜好喇)。以後我諗都係唔好同d yr 1 玩得太熟喇。不過我真係無諗過妢| hurt 成咁,不過就算無心 hurt 如果 hurt o左都係我唔o岩,要改。

 

朱古力 .

written @ 12:53 am on 29.11.03

我常想,每天都吃朱古力的我沒有了朱古力可能會死。

我而家都食緊呀!∼
hehee∼∼∼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