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重 .

written @ 3:33 am on 03.07.03

晚上,我踏著那沈重的腳步,自己一個人走到那堙A想著是我忘了帶筆也沒有信封,該如何交上我的心意呢?

這是我的第一次,我不知道要放多少,所以我在火車上打了電話問爸爸。

爸爸說,就放二佰零一元吧。他還叮囑了我不可以放雙數。

到了門口時,爸爸打給我,說那二佰元就入他數,我差點以為他想叫我放一千零一,然後八佰入他數呀。

妳知道嗎?
我覺得自己只給二佰,好像是太少了。但太多又彷彿是不太恰當。就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到了4樓,我忘了是那一個堂,只好走近每一個堂也留意一下。心想自己實在太太太大頭蝦了。

怎麼這樣的事情也可以忘記的。
實在不可原諒。

到了後,在外面坐了一會,聽著那一些不知可怎形容的聲音,我很細心的留意每一個人。然後又看到了她。我想起那一個深秋的晚上,我給她的一記擁抱。我覺得那只是昨天的事。而今天晚上,我交出了我的手,和她緊緊一握,我深深的感到自己有多眼淺。

是的,略臛ㄜn湧出來了。

還很希望那一握,就可把我所有的力量都輸給妳的她。但我知道妳們都很堅強。那一份堅強,是我可以看得出來的。

然後我進去了,也沒有甚麼的,只是靜靜的坐下來。

後來妳走過來和我談了一會,我不知可說甚麼,只好東拉西扯的說著那一些不知是甚麼的話兒。在腦中我一直想著究竟我該說甚麼好。

我一直,一直地想著。也一直,一直的說著。
我們都笑了。
是我把妳弄笑的吧。
但我在想,是不是不應該把妳弄笑呢?

有一點內疚。
其實,也不是只有一點的了。

我本想等妳的他來了才走的(因為實在很久沒有見過他了),但我和妳的他的緣份是一向都不多的。所以雖然知道他已在途中,也只好緣慳一面了。一來因為我也約了人,二來是我坐得太久好像也不太合宜。

今日其實有很多事發生的。
但現在要記下的就只是這一件了。

最後,是沒有任何力量的我,給妳、她和她的無限量的支持。
請加油。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