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歲定八十 .

written @ 6:30 pm on 07.07.03

小時候我我常常都參加作文比賽的。

小四時就寫了一個叫瞎子乞丐的故事,現在還記得當時寫的是甚麼呀。也不過是老掉牙的劇情罷了。其實寫了後而得到的獎好像是很少很少的(也總有兩三個喇),但都不知是那來的勇氣,我總是沒有放棄,有時甚至覺得自己一定是寫得最好最好的那一位呀。哈哈哈。

但小時候的我比現在的我勤力得多了。只是為了寫好文章中的一句,我會跑去圖書館看很多很多的書,學習別人的辭句,是的,我的童年都是在圖書館中渡過的。一星期最高的記錄是看了一百一十二本書,那樣的牢記著是因為我趕著要拿圖書館那些嬝盲勵計劃的獎項嘛。我最喜歡看的就是人物歷史傳記和漫畫歷史書。那時也不是只看西方的大人物的,中國的秋謹武則天我也有看的呀。後來為了要學好寫文章,我就跑去看那些青少年散文集和翻譯故事。

現在回想起,我覺得那時的自己好像不太真實。三歲要是真的定八十,為甚麼現在的我會是如斯的懶庸庸呢?有時甚至覺得自己是世上最懶的人,但我三歲時才不是這樣的呀!

唉。比起以前,現在我看很少很少書呀,我常常都覺得自己有一點浪費光陰的。

如果叮噹在這裡,我希望牠可以把一本又一本的書弄成麵包給我吃,我吃過後就等於看了一本又一本的書。但我其實不太喜歡吃麵包呀,還是弄成雞翼好了,我就是吃多少雞翼都不會厭嘛。嘿嘿嘿。

太不堪了,我竟是那麼的貪吃,原來這個無可救藥的我就只是一條只懂貪討安逸的大懶蟲。

 

容忍 .

written @ 12:21 pm on 07.07.03

雖然就是自71遊行後我就病了,還陪上了爸媽的二百個大洋去看醫生,但我覺得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

從前中史都教會了我們,只有還政於民,國君才可以得享太平盛世。民心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東西呀。

得民心才能得天下--就是君主制度下也明白的簡單道理啊。
而再說, people 本就該是一個民主社會下的最大的掌權者。

其實我也明白我們看得見的都可能只是很表面的政治,而我的想法也不過是表面得不再表面的想法--既沒有說服力又沒有支持。但說真的,這統統的表面都已教我不能容忍,難道我們就得要一直忍忍忍下去不成?

但我不是不是忍者小靈精呀。
就放過我吧。

health condition :
喉嚨痛得要死................ by Eason

 

有意義 .

written @ 10:43 am on 07.07.03

其實昨天晚上哭了時是打了一篇日記的。

但打打下 diary 就有人打了電話來安慰我,我急急地打完後就 press 了那一個 "done!",點知就咁無o左果篇日記喇。不過因為果篇野好短,我當時o既怒火並不足以燒熟一隻雞翼,我諗夠燒好一粒棉花糖 only。呵呵呵。

如果心情好d,我就再打返那一篇日記吧,但現在一起身就有d唔舒服,心情都真係唔方好得去邊。(可能因為尋日未病好晒就又走去曬o左一日喇∼)

不過嘛,一早起身先睇到劭地終於終於肯押後立法呀。
突然覺得那一天我們所做的實在是太有意義喇。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