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written @ 2:03 am on 24.06.03

我本來都諗住唔寫今日o既事的呀,但睇完 小屋 o既 diary,都係記低今日發生o既事喇。

其實今日小屋由西環o黎o左藍田 "探" 我(辛苦晒妳喇!)。

無出閘o既妠N同無入閘o既我係咁傾呀傾。
見到妳我真係好開心呀。我湊仔都真係湊到 okok 悶呀。

妳一見到我就話我o既o野,我都真係唔知點認妳好....
妳仲要打埋落 diary........

我預祝我o地會有開心o既廿一(73)呀!

之後繼續湊仔喇,因為尋晚睇朗朗睇到今朝五六點,我今日又要九點就起身,咁o既生活都真係令人好難受。

但我今日都o係地鐵睇o左好多頁英文書呀,我真係覺得我o既英文 downgrade 到我自己都唔係好接受到。所以我會在今個假期發奮呀!

再加上8月我就要教老人家英文喇,我唔可以呃人$o架嘛!(我知你o地一定話我不嬲都呃開....>_______<)

今個假期本來想跳返舞o架,但我又唔知會有幾忙,咁就可能要捱一捱後喇!
我仲想睇好多書呀,快d過完呢d非人生活喇!

p.s. 為o左我親愛o既小屋等人,我已經放返我 diary o係 icq 度,得到o既回應係--「係啦... 如果唔係好麻煩∼」

...........無奈...........................

p.s.s. 小芯∼我睇妳對我講o既o野喇∼
小媛子雖然係串串地,但小媛子真係好喜歡妳o架,小媛子想你同皇上以後都可以好開心好開心呀!
^____________^

 

俄羅斯 ( 2 ) .

written @ 11:26 pm on 23.06.03

isle的日記令我很想快一點讀多一些俄羅斯 history,她所寫的令我思考了很久呢(真的很拜服她的文學分析,因為我是完全不諳任何文學的嘛!我是一個 pure science 出世的理科人呀)。之前說過我要在假期中看一看俄羅斯的音樂,但是太忙了,我也就是差點放棄了。但看完 isle 所寫的,好吧,今日我就輕輕的整理一些我手頭上有關俄羅斯音樂的資料。

或閉O俄羅斯的神秘感令我對她產生了很大的興趣。也因為她是那麼的一個悲劇吧。最喜歡的當然是她的 ballet,其次就是 music 了。這不關是到底是甚麼比甚麼出色,只是說到底我還是喜歡跳舞多一點的。

其實 isle 所說的天氣地理我也十分認同。因為她們有著太特殊的氣候,在長時間冰天雪地堨i倚靠的就只有伏特加酒。那可是烈得不可再烈的酒呀。如果她國民真是寧願長醉不願醒,一份難以抹走的抑鬱氣氛不就由然而生了嗎?

而我猜想氣候也是她們在大戰中一直不能成為最強的軍事強國的一項主要因素。是因為一直常常打敗仗,國家的人漸漸起了無數的悲傷與激情嗎?

說回音樂,我是找到了一些音樂家的資料的。

不難發現俄羅斯的音樂家都是一等一的愛國主義者。在十九世紀那個動盪的蘇聯社會中(也是音樂歷史中的浪漫時代後期 Late Romantic Period),在愛國主義的影響下,俄羅斯出現了舉世聞名的「俄羅斯五人組」(Mighty Five),當中有你我也熟悉的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飽羅定(Alexandar Borodin)及姆斯基.高沙可夫(Nikolay Rimsky-Korsakov)等。

他們在愛國主義的影響與及當時國家人民所遭受的連連厄運下,他們所創作的音樂中,我們甚少可以聽到幸福與幽默,取而代之的是盼望與諷刺。這與當時的社會、文化與政治是分不開的。而「俄羅斯五人組」也成左漪鬥X羅斯音樂奠定了一定的音樂地位,因為他們的音樂特色是充滿了東方色彩的旋律的。他們又能把傳統西方古典樂風與那些富有俄羅斯色彩的旋律配合得天衣無縫。在那時期,俄羅斯音樂地位在西方就因而被肯定了。

及至一九一七革命,很多的俄羅斯音樂家也曾革命時被逼流亡。有幸存下來而回到俄羅斯的,都經歷了常人未必可以承受得起的大起大跌。

其中一個不得不提的是浦羅歌菲夫(Sergei Prokofiev)。

當他在 1932 年由美國再次回到祖國,起初備受推祟,但後來卻被俄國政府高層批判王極點--當時是正值俄國共產主義的發展期。而在史太林主政期間,藝術更演變成政治工具、傀侶。我想這就是 isle 所說的「俄國的藝術家全是貴族,但他們甚少寫貴族生活,卻是以平民百姓的苦難為著眼點,因為他們覺得只有農奴才能真正體現俄國的文化精神。」

而俄羅斯音樂家的「悲劇文化」之所以與別不同於她國,我想是因為俄羅斯的作曲家總是利用音樂作為人生的寫照。

之前說過,no pain no gain,我認為他們都是用自身的苦痛去成就了那偉大的創作的。就如晚年是一雙耳朵襲了的貝多芬才能帶領得到當時祟尚 show off 的 Classical Period 走進讓作曲家抒發情感的 Romantic Period。總得有一些苦痛才會有更大的創作的;而就是俄羅斯人感到自身所遭到的連連厄運,令文化一直也沒有半點的幸福情懷。

也就是這樣,不幸與悲傷一直延續至今天。

四大皆空 -- no way! .

written @ 4:40 pm on 23.06.03

在我的朗朗梅開二度下,昨天晚上皇馬羸了聯場冠軍呀!
你知道嗎,這是他羸得的第一個聯場冠軍呀∼從今起就是沒有人可以再笑他是球隊勀星喇!

唔使四大皆空∼
真係太高興喇∼嘿嘿嘿嘿嘿∼∼∼∼∼∼∼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