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仨 .

written @ 1:43 am on 13.12.03

我一個人在看 <<我們仨>>。

然後,人走在街上時,變得很恍惚。
我踏著的究竟是一個怎麼的世界呢。

告訴你我其實害怕我踏著的是一個真實的夢。即使多麼真實,也只是一個夢。能被我握在手中的,只有破碎。

今天晚上很冷,喝著那該是熱的卻不熱的栗子奶茶,我的靈魂隨著書出走。要 bonnie 不停地叫她回來。

但當我一個人時,就輪到我的畦X走了。
出走,好像很刺激,也很瀟灑。
只是其實是真的有一點沈重的。

但願這沈重只是一個夢。

 

它 .

written @ 1:01 am on 13.12.03

你們知道嗎?
她在街上哭了起來。

一顆盔]在眼中滾動,再滾動。
然後,不由自主地滴在衣裳,成為她身上的一份子。

它沒意識地隨她走著。

它問:「這,就是自由嗎?」

它其實並不明白自由的意義。又怎麼可以明白呢?它一直都和它們在一起,是的,和它們圍在一起。在眼眶裡看著這個好像總是叫人失望透的世界。

這一個晚上,它因為她的軟弱而離群了。它怪她,因為它覺得是因為她不夠硬朗才會把它放遂了出來這個沒甚希望的地方。雖然它知道她有權利這麼做。但為甚麼她就是不會好好的珍惜它呢?要它放逐到它不想到的地方。但看著不硬朗的她那麼的軟弱,它開始憐憫起她來。

其實不是她想的吧。它想。

只是,從來,她都控制不了,她無可選擇地把它放逐,也是用這一個機會把自己放縱。希望自己崩潰過後可以重頭再來。

它也知道她努力過。所以,如果今次它的出走可以令她成長多一點的話。它想,今次,也是不枉此行的。

今天晚上,她謝謝它的諒解。
她對它和自己承諾,下一次再見到它的同伴時--她,一定要是一個強一點的她。

她也會努力叫還是住在她眼眶裡的它的同伴,看多一點幸福。要告訴它們,就是其實它們將要到的地方,其實還是一個有希望的地方。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