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待兔了 .

written @ 1:20 pm on 23.12.03

已經幾個月沒有和她那樣的談著。

我告訴了她我曾經崩潰過,也曾經狠狠的哭過,也告訴她我的害怕。她說她曾經逃避過。其實,不用對不起的。我真的覺得這世上沒有誰對不起我呢。

昨天下午是一個開心的下午呀。要記下。

也謝謝表哥,不是他和我談話的話,昨天晚上一定不可以睡得著。他說我也幫助了他呢,我還是有少少用處的。我一說,表哥就明白了我放棄的理由。真的謝謝他呀。他也說是時候呢,因為都已守株待兔很久了。嘿嘿嘿。

p.s. 你是曾經在乎過我的,是嗎?
其實我也很想正面地看看那一幕。以前我常想,崩潰一次過後,就不會再崩潰的了。但後來發現每一次的崩潰也像把整個自己打碎一樣,對著那一場面又怎可以免疫呢?從前,崩潰然後再崩潰,痛的程度也是沒有減少過。

但我覺得今天的我可以面對的了。
我知道,我可以由衷的祝福你的。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