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 .

written @ 2:50 am on 13.08.03

謝謝你和沒用的我說話。
但我還是不能坦白一點。

是勇氣不夠吧。我想。

 

溫柔的她 .

written @ 12:58 pm on 12.08.03

我這幾天一直都想著一個人。

不知怎的,我覺得入了大學後,她和我好像溝通不來了。我一直都視她為我一個好朋友,即使也酗@年我都不會見到她一次,但我都會擔心她會牽掛她。但前幾天和她的一席話後,說真的,我不能認同她的所思所想(當然她都不會認同我的價值觀)。

其實從小到大我和她都是很不同的,她是很溫柔的一個人;但我嘛,哈哈哈,和溫柔這兩個字,真的是大纜都扯唔埋喇。我從小都覺得她溫柔得很,我是很羨慕的。因為知道自己根本就溫柔不來,我都不會妒忌的,只是覺得她這麼溫柔都與我交朋友,是一件得特別的事呀。

但那天她說的話是真的真的叫我嚇了一大跳。我不想放棄她呀,但我真的和她溝通不來。而她也說有點覺得我煩,其實我只是想擁有很多的她能夠活得開心一點。但她都不想聽到我的聲音了。

該怎麼辦才好?

 

小提琴 .

written @ 12:12 pm on 12.08.03

九月我就會學小提琴喇。我尋晚見唔多開心就走去報o左名囉。hehee。

特別鳴謝火星小王子提供小提琴一個。我一定會 keep secret 的呀。呵呵呵。

但可能九月之後o既星期日晚都唔可以同爸爸食飯,好大鑊呀,我驚到時日日都係只係得爸爸媽咪o係屋企食飯呀。

唉。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