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ritten @ 12:04 am on 09.07.03

都是不要寫在這裡了。

老婆餅 .

written @ 3:04 pm on 08.07.03

剛剛接謙謙放學時在地鐵見到了一個賣老婆餅的 counter,謙謙就問我甚麼是老婆餅。

哈,我當然立時語窒,我在腦海中思溯良久後都不知可如何答他,我不想只說老婆餅不就是餅了嗎(這個答案是我自己也接受不來的,太取巧了)然後我就問了他一個問題去引導了他去思考--我問他甚麼又是謙謙呢。

然後他就笑了。
我說,是的,就只是一個名字。
老婆餅的名字是老婆餅。
謙謙的名字就是謙謙了。

小時候我們都會為每一樣事物都來一下尋根究底,甚麼是甚麼而甚麼又是甚麼,說穿了都是 what & why。但長大了我們都少了問這些 w。

是不是都對這個世界失去了一份新鮮感呢?我們都變得愈來愈被動。是怕了問後有不想要的結果嗎?說到底,我們都只想活在自己所想像出來的世界裡。也只願意活在那裡。

如是者所有所有的 w 都被我們別有用心地覆輓菕C我們不是沒有問,而是不敢知道原來的答案並不如我們想像中的美麗。要多大的勇氣才足夠我們每天的去接受不同於我們所幻想出來的?我們害怕知道真相,因為我們以為真相都總是殘缺無整的。只要我們不去問,就是仍可活在你與我自己所想像的城堡裡。

我一直去逃避的,就是不同的 w 。

我從小到大都是如此的苟且的,沒有一刻不是。
我很少會選擇面對真相的。
然後我卻發現,想像中的比那真實的竟更難以面對,閉O我太太太悲觀了。
是嗎?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