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 .

written @ 12:11 am on 26.08.05


我在這裡就得懷念那些,然後我捨棄這些,結果我連一些些也抓不住。

我想得有點累,然而整個人卻浮起來。想了很多。我們做事從來都不理原因,往往就是把頭都栽了進去,要到淒厲地喊叫才明白自己在痛。撕裂了就拿著一條一條問起原因來。為甚麼會痛又為了甚麼要哭究竟是為了甚麼我們連頭也不要?


到死去了活過來才能滲透出原因。真可笑。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