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ritten @ 4:10 am on 25.06.03

我也不想騙你們,其實我還是不能很完全地忘記的,我從不會逼著自己要忘記甚麼跟甚麼的。

之前說我的夢,是的,我在夢中哭了。

近日,該是太忙吧,我沒有流太多的瓷A說真的,我已很習慣失眠了。從前失眠的時候我會東想想西想想,想來想去的都是一些老掉牙的事,連我自己都曾驚訝為甚麼自己可以這麼的鍥而不捨。現在我還會想,不過可能只是想我那一天是怎樣的渡過了。

其實那時我也不是不知道想得太多是無益的,或野u是控制不了,也或麥`是以為只要等下去就是還有希望吧。只要我還是在你的電話裡頭,在你的生活裡,你也不會捨得拋下我吧。

但原來那只是我自己想的吧。

原來我真的是很心軟很易呃的,不過嘛.你也沒有呃我,只是拒絕了我而已。

總是想你會因為我而快樂,但其實我不知你要的快樂是甚麼。因為你,我知道原來想令一個人很開心是一件很難的事呀。可以令人害怕得勇氣也沒有了。

是的,我害怕得連找你的勇氣也沒有了。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就只是等待著被找,我以為被找的那一個是重要一點吧,但原來是不是的呀,被等待的那一個才是呢。

後來,我連叫自己等下去的勇氣也消失了。我開始叫自己要習慣這世上是沒有你的。也不再等別人空閒時才找我。而你也說好了的呀,不是嗎?

其實都已差不多做得到的了。

今晚快生說我以前常常欺騙他說自己沒有事,然後所有的事也彷彿都全浮現了。也因為此我現在有一點軟弱了。

但我現在已不會扮開心。我笑,都是真的開心來的;我有多幸福,我是知道的。只不過是沒有男人吧,又不會死的,我還有爸爸媽媽姐姐呀。

只是忽然有一點軟弱下來。

就別要找我了,好嗎?

我說過,你會夢見我,是因為你寂寞。

從來我都明白,我不會是被牽掛的那個。

replay it once || play it now

To Read ---------------